面见VC的5种死法:他的傲慢惹怒了徐小平和熊晓鸽,你死在哪儿?

对创业者来说,永远没有最好的时代,也没有最坏的时代,总有人倒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也总有人在黑暗中迎来黎明。其实死法远不止文中提到的这几种,死法可以说是一盏明灯,照亮创业者面前的崎岖之路。
  杜月笙曾对一个朋友说:你原是条鲤鱼,修行500年跳了龙门变成龙了,而我原来只是条泥鳅,先修炼1000年变成了鲤鱼 ,然后再修炼500年才跳过了龙门。倘若我俩一起失败,你还是条鲤鱼,而我可就变成泥鳅!你说我做事情怎么能不谨慎?

1.png

  对于白手起家没有背景的人来说,VC(风投)就是那道龙门。创投导师本·霍洛维茨在《创业维艰》一书中说,创业是要完成比难更难的事。其中,面见VC可以说是其中尤其艰难的事,而且在变得越来越难。
  之前的创投圈流传“C轮死”魔咒,现在也在向B轮迁移,甚至A轮、天使轮都受到影响。从天使到A轮的融资门槛在抬高,融资额度却在降低,甚至腰斩。投资人普遍变得冷静、谨慎,融资周期明显拉长,以前可能每天100单就会有投资者买单,现在可能得1000单。
  如今资本寒冬论也甚嚣尘上。但是就有那么几个人偏偏就敢站出来,组队和市场唱反调。
  江湖传闻中“看人特别准”,前一阵刚拿下papi酱的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国内创投界老字号IDG资本掌门人熊晓鸽;跟雷军对决20年的360董事长周鸿祎58同城集团“主教练”、电视节目老咖姚劲波;毒舌的当当CEO李国庆;曾投资YOHO、凤凰新媒体蘑菇街大姨吗的投资女神龙宇。他们竟然组团出现在深圳卫视的《合伙中国人》里。
  节目里的六位大大以投资者身份登场,和创业者进行融资谈(kan)判(jia),对创业者“比稿”创业项目进行深度观察和自由提问。话说《合伙中国人》这节目也是牛掰,这六位大大,不仅零出场费,甚至预计在第一季达成6000万的投资意向,自己掏钱支持优秀创业项目……
  笔者最近也是被朋友种草之后才看了这个节目,我当然希望能见证奇迹,毕竟Facebook、Twitter、Tesla也是在资本干涸期诞生的。但是我在这个节目中看到更多的是,创业者面见VC的问题。
  说个不恰当的比喻,我感觉这个节目就像是创投界的“风月宝鉴”,《红楼梦》里的风月宝鉴是把红颜照成枯骨,而《合伙中国人》是照出创业者的根骨和问题。看了三期后,我发现了其中的5种死法,不知道创业的读者诸君死在了哪儿?
  1.死于核心成员的股权问题

3.png

  第一期的雷鹏开发出“遛遛代遛“的业务,这个行业在国内尚算空白,产品切入点为训练型遛狗O2O为核心,服务内容包括日常代遛、训练、寄养、美容、医疗、周边用品销售等。
  从创业维度来说,遛狗师是市场精细化催生而出的小众市场,这是雷鹏的创业优势,但他的股权问题引起了现场的讨论,他持股51%,另一位负责媒体宣传的创业小伙伴持股49%。这唤醒了现场的的沉睡小五郎——理工睡眠地姚劲波,姚劲波跑出金句,“我见过创业初期最差的股权结构是50%和50%,你这个虽然比那个好一点,但也很差。”

4.png

  就像卖肉夹馍的“西少爷”闹分家。创始人孟兵、罗高景、宋鑫分别持股40%、30%、30%,随着VC进来,股权分配导致矛盾激化,孟兵、罗高景将宋鑫告上法庭,希望以12万回购估值近2400万的股权,公司陷入泥沼。孟兵后来说,“这个事给我最大的经验是,股权的平均化是不可取,这个会给公司埋下一个定时炸弹。
  
  2、死于需求误判

5.png

  海归的创业者王乙同做的项目是同城中高端配送BUY TIME。徐小平熊晓鸽对于这个项目的判断都是做不大。姚劲波评价说,“现在同城中高端配送单量太小,大公司连在APP上加一个增值功能的动力都没有。”

6.png

  往往,创业者容易自我强化而“强奸”了市场的意愿,产品不符合“普遍、显性、刚需”的原则。
  其实要要找出用户真正的需求,不妨参考《精益创业》提倡的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概念,意即“最简可行产品”——用最快、最简明的方式建立一个可用的产品原型,这个原型要表达出你最终想要的产品效果,然后通过市场检验,快速迭代调整产品。
 
  3.死于太高调

7.png

  俞珏,这个来自马云故乡的女生一出来就是一连串“我是硕士”“英国毕业的”“如果马云当年是清华北大毕业的,就不会有今天了”胡乱接招,就像动物被侵犯时,只能炸毛来扩张体积,导致VC不适应。

8.png

  “马云和李彦宏,草根逆袭和精英成功的故事,哪个更吸引人?如果俞珏明白这个道理,就不会明明是《绯闻少女》中的little J,硬要偷一件Blair的裙子假装女王去参加派对了。削脚穿水晶鞋太疼了,真实,往往更能打动VC。”俞珏的节目播出后有网友议论说。
 
  4.死于傲慢&放任自由

9.png

  在6月5日播出的《合伙中国人》里,这位创业者让徐小平拍桌震怒,“我都怒了 你知道吗?”

11.png

  随后又成功惹怒熊晓鸽,熊晓鸽也拍桌称“那我也生气了”。

12.png

  创业者张扬要把美国的童军运动复刻到中国,他是户外运动教育品牌小镇童军的创始人,小镇童军是一个通过户外主题运动来弥补学校教育、家庭陪伴缺失的教育品牌。
  这个项目一开始大受好评,但随着VC和创业者交流深入,张扬表现出了傲慢,“我并没有预期着导师您的参与,我来这里是给诸位机会,让诸位去竞标,不是让诸位给我机会”。而张扬对于学生称呼他为“爸爸”很享受,这引起VC反感但他却不以为然。
  这其实和曾经获得逾4000万美元投资的美国匿名社交应用Secret陷入“C轮死”的魔咒一样。他们都死于傲慢和放任自由。人们不会反感匿名网络,却厌恶躲在匿名背后不敢承担责任的恶性。缺乏自净能力,是匿名社交的死穴。而Secret并没有去做改变,最终宣告关闭。
 
  5.死于产品逻辑混乱

123.png

  背包十年的背包客张金鹏,打算将青旅品牌“背包十年”扩大经营,他写的“背包十年”旅游书累计销量达100万册。而他现在做的其实是三个生意,一个是背包十年IP的运营,一个是建酒店,还有就是酒店管理公司。产品线混乱,被VC不断追问最想做的是什么。
  创业者刚开始一定要把商业逻辑理清楚。有一个哭笑不得的案例:创始人要做一款英语口语练习的APP,按照VC设想,通过经典电影培养学生兴趣,并通过帮他们带入角色进行练习。此前,一些知名外语学习机构已经在做类似产品。
  但那个创业者执意走另外一条路:自己投钱拍视频放上去。耗时耗力不说,用户也不买账。我搞不懂,网上有那么多免费的好电影,他为什么非要花那么多钱拍一些谁也不愿意看的视频?
  就像投资人问张金鹏最想做什么的时候,张金鹏说的是酒店管理者,而他的核心竞争力却是“背包十年”的IP,这就是商业逻辑上的混乱。
  对创业者来说,永远没有最好的时代,也没有最坏的时代,总有人倒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也总有人在黑暗中迎来黎明。其实死法远不止文中提到的这几种,死法可以说是一盏明灯,照亮创业者面前的崎岖之路。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