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初创公司总估值近千亿 YC创业工厂繁华背后的制度设计

创乎网创始人
创乎网创始人

创乎网创始人

坐标 : 上海
威望 : 19 积分 : 5779 粉丝 : 80 签到 : 49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硅谷密探。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今年YC Demo Day一过,科技媒体砸开了锅,Techcrunch一篇报道揶揄Y Combinator(以下简称YC)今年Demo Day最大的创新点是Doblet移动充电器,投资人们不需要担心半路手机没电了... 而国内媒体圈也吹起了“YC药丸”的论调。

1.jpg
  但是Techcrunch那篇报道其实还说出了很重要的一点,尽管今年Demo Day上让人耳目一新的项目比较少,但是大多数投资人都认同YC公司的成功故事不是在Demo Day当天就能看出来。

2.jpg
  比如YC最成功的项目之一Airbnb,其实在Demo Day上也并没有出彩,甚至是无人问津的,但在之后却大放异彩。
 
  而Sam Altman也表示本届YC Demo Day最好的公司不应该体现在Demo Day当天的主题,而是体现2019年的主题。

3.jpg
  硅谷密探(微信公众号svs-007)采访今年YC 2016 Summer毕业生Xberts CEO Simon和对YC模式深有研究的天使投资机构阿尔法公社创始合伙人许四清,记录产生的思维碰撞。
 
  YC在变,但YC又一直没变
  作为硅谷最成功的孵化器,YC从Paul Graham(美国著名程序员、风险投资家、技术作家,YC创始人)时代到Sam Altman(YC现任总裁、OpenAI联席主席,Loopt的创始人)时代,变化是必然的。
  Sam Altman上任,肩负着Paul Gram给他最大的使命——扩大YC的规模,把YC的影响力扩张到全世界。Paul Graham甚至希望未来YC能够扩大规模到现在的十倍。实际上Sam Altman很大程度上做到了,比如今年YC有30%的项目来自于美国之外。
 

4.jpg

(YC掌门人Sam Altman)
 
  YC的使命一直是“让世界有更多的创新”(enable more innovation in the world),而让更多的创新发生,显然扩大规模是一个必经之路。而为了服务更多的创业者,YC还推出了YC Fellowship的项目。此外YC还每年定期开放一些时间给非YC的创业公司,获得YC合伙人的产品指导。小而美虽好,但是帮助更多的创业者可能更有意义。
 

5.jpg
  许四清坦言,他更喜欢Paul Graham时代的YC,许四清创立阿尔法公社的一个出发点就是一次硅谷YC之行,他看到YC的50家企业,被400个投资人争抢。他认为“天使投资”和“VC”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行业,美国的YC、First Round、A16Z等已经在早期投资的规模化和重度帮助上做出了许多创新尝试,在中国的创业者也迫切的需要在“VC”之外的选择,即只投天使阶段的投资机构。
 
  不少媒体批评到今年不少YC的项目没有很创新的商业模式。但是作为YC毕业生的Simon认为,其实今年YC Demo Day 有很多亮眼的产品,他身边的很多团队就特别强,比如巴西的教育平台Quero,营收已经达700万美元,而Messagebird更是从零起步做到了4千万美元的 Annual Run Rate(年度净收入),而他本人非常喜欢Robby,主打小型快递无人车。
   诉讼投资平台Legalist和3D打印药片的Multiply Labs等在模式上都非常创新。而预约理发的O2O应用Squire和韩国版家政Miso其实分别在美国和韩国在没有资本驱动和补贴的前提下已经在当地市场实现了盈利和快速增长,尽管这种模式可能在国内行不通。
 
  YC的占股比例是否合理?
  YC孵化的大部分创业公司都是投12万美元,占股7%,除了少数明星企业比如Quora的占股比例低于7%,其他一律如此。
   对于这个占股比例的问题,不少创业者表示长期不变的12万美金占股7%的一刀切可能不合理。
 
  Simon则认为不应该把YC看成一家简单的投资机构,而是看成你的合伙人(Partner),看成合伙人可能这个比例就很合理,实际上YC在帮助公司快速成长上可能比合伙人还靠谱,而且YC一毕业往往公司估值倍增。
  许四清表示天使投资讨论项目估值是没有意义的,重要的是创业者起步需要多少钱,能出让多少股份。一方面钱要足够做出产品,并撑过下一轮融资到账的6-8个月时间,另一方面保留足够多的股权保证创始人对公司的控制、换取更强的合伙人、完成后续的若干轮融资。YC能够保持现在的业务模式,得益于美国市场成熟的Convertible Note(可转换公司债券)投资方式,让创业者可以在两轮之间获得快速的小额投资,但目前国内VC很少提供。
   如果天使轮金额过少,创业团队在融下一轮前容易资金断流。所以出于对创业者的扶植,阿尔法公社一般是给团队10-12个月需要的资金,大多在300 - 500万元,占股不超过10%。这样的安排下团队不仅可以从容做出产品,也不会被迫在短短几个月内完成下一笔融资。
 
  创业者期待投资人做什么?
  YC在这三个月时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帮助创业团队做产品,逼着产品快速增长,YC能提供最好的创业导师和精英校友会,帮创业者融入硅谷生态圈,获得各种媒体资源和市场资源,而YC最注重的是一个企业可以不断的增长。
  Simon则表示,今年YC Summer16 共四个组,每个组2-3名导师,大部分导师都是全职的帮他们提供产品定位的建议、解决问题和对接资源,对他们的帮助非常大。
   许四清表示认同产品快速增长是最重要的部分,但优秀的创业者必须具备对行业的经验和洞见,以及天生的企业家精神,不需要教他如何创业。阿尔法公社帮助被投公司做两件事,重量级的基石客户和对接行业资源的BD(业务拓展)。以此迅速建立对于同期起步的创业公司的不平等竞争优势,迅速达到下一轮融资的业务水平。
 
 
(阿尔法公社创始合伙人许四清)
 
  许四清曾任奇虎360的CMO,主管BD,并曾作为COO带领蓝汛(ChinaCache)赴NASDAQ上市,巅峰时期中国互联网50%的第三方流量都是他的客户,对接资源对他来说是老本行。对接资源靠的不是刷脸,而是创造双赢,实现共赢需要对资源方业务本身的深刻理解和“行业图谱”里的人脉。这是创业者最缺乏的,阿尔法公社在这个环节上下手,重度帮助。
  融资的坑不比创业的坑少
  YC除了在产品层面帮助创业者,第二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帮助创业者应对投资人/收购者,也就是融资。
   YC孵化器的创始人和如今的管理者都有创业背景,了解创业者需求,而创业者缺乏融资经验是普遍现象。所以YC将简单的合同条款列好了,让投融资双方以这个为基础谈。可以通过短信、邮件甚至社交平台确认,一旦达成握手协议,再反悔,就是毁约。你就再也别想进Demo Day了,并且将进入YC的黑名单,所有创业团队都能看到。
 
  Simon还表示YC内部有一个针对全球范围内VC和天使投资机构的“大众点评”,里面有对各种投资机构的评价,而他本人一般看到评价低的投资人都选择拒绝。
   而许四清表示,“融资的坑,不比创业的坑少”,在这一点上他也非常认同YC的做法,实际上阿尔法公社也借鉴了YC的做法,不同的是团队下一轮都是直接进A轮,没有像硅谷那样的可转债,有简单条款可直接套用。阿尔法公社有一把“条款筛子”,团队收到的下一轮融资的条款都要过这把“筛子”,帮团队躲过条款的“坑”。由于阿尔法公社只投天使轮,没有A轮的冲突,所以在资本市场上是所有VC的项目来源,用自己的有利地位为团队融资“加持”。
 
  国内创业者融资经常会遇到很多难题,很多创业者只有机会跟投资经理交流,还要层层过会才会到有决定权的合伙人手里,对创业者来说是时间和精力的浪费。
  许四清表示阿尔法公社的办法是联合LP资源帮助创业团队制定个性化的融资方案,直接对接适合项目的、能拍板的基金合伙人,快速完成下一轮融资,为团队节约大约3-6个月的融资时间。比如阿尔法公社所投的CDN及云链领域的新锐白山云科技就在成立后的16个月内连续完成了天使、A轮、A+和B轮的融资。
  天使投资机构也要不断与时俱进
  YC作为创业孵化器,其专注早期创业投资与辅助的发展策略、广撒网重点培养、品类开放的投资风格,也被认为是对70年传统VC模式的突破。
  YC在很多模式上都做了创新,比如通过集中面试的方式来决定录取,不需要BP,而且决策快,节约创业者时间。YC在很多制度设计上对创业者极其友好,也非常有创新。
   YC最早并没有成长基金,但是他们发现创业者对这块的需求后,也新建了一支成长基金,专门投YC毕业的成长型公司,目前由Twitter前COO和CFO来带领。
 
  YC今年也首创了Investor Day,在Demo Day之后为YC毕业公司和投资人举办的为期一整天的速配,根据投资者的喜好和投票来匹配双方,一个创业团队从早到晚有15个Investor Meeting。
   而这点上许四清非常认可YC坚持的对创业者友好的做法。国内不少投资机构有“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的问题,许四清表示阿尔法公社申请过程极其简单,无需BP,只需在官网上提出申请,7天内快速收到回复,所有和阿尔法公社的会面都是直接见合伙人,快速做决定。阿尔法公社目前投了17个项目,大家耳熟能详的在行、美洽、薪人薪事、白山云、PMCAFF等项目都是当场拍板决定投资的。
 
  打造一个创业黑帮
  Simon认为YC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部分就是校友网络,YC已经走出了1050个公司和2500个创始人。而且从建立之初就非常注意培养互助的文化。
  YC内部校友相互非常认同,而且YC内部有一个叫Bookface的平台,类似一个Quora+Facebook+Linkedin的问答的社交网络。Bookface上校友们非常活跃,基本上有问必答。
   在这一点上许四清很认同YC的做法,注重打造创业者的兄弟会,但是阿尔法公社的做法与YC也不太一样,阿尔法公社建立的是他们称为的“矩阵式”的互助制度,每个孵化的公司除了CEO之间要相互认识,每个公司的职能部门也要相互认识,技术团队要相互认识,市场营销团队要互相认识,互相帮助,而且通过一些制度性的活动让团队间互助和协作。
 
  YC为什么选择一年两次Demo Day这种形式?
  Simon表示YC Demo Day这种两季的方式其实是精心设计的,一方面制造了稀缺,半年只有一次,可以让YC的毕业生在接下来有充足的时间好好融资以及继续接受辅导,而其他机构一年办五六次甚至十次Demo Day的方式则让投资人更容易持币观望。
   许四清表示阿尔法公社他们并不采用认为划分批量的形式,就像聪明的人不是批量出生一样,优秀的创业者也不是批量创业。
 
  YC所有校友公司估值总值已超过800亿美元,涌现了Airbnb、Drobpbox、Docker、Instacart、Twitch、Slack、Strip等一系列明星企业,在硅谷无出其右,而今年YC Demo Day上的产品,也很可能在几年后大放异彩,现在说“YC药丸”有点太着急。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硅谷密探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