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是什么感觉?

创业是什么感觉?
Paul Graham, Y Combinator 创始人
 
(此文来自于2009年YC Startup School演讲)
我不知道要在Startup School说什么,所以我决定问问我们投资过的初创企业创始人。还有什么是我没有写过的?
对于验证我写过的跟创业有关的文章,我处的位置挺不同的。我希望那些其他主题的文章没有误人子弟,然而我没有办法验证他们。但我写的关于创业的文章每6个月就能被大约70人所验证。
所以我给每个创始人发了份邮件,问他们创业路上什么最让自己感到意外。然后很多人问我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因为如果我把每件事都解释清楚了,应该没有什么能让他们感到意外的。
我很自豪地告诉你们我收到这样一份回复:


最令我吃惊的是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有被预计。


但坏消息是我收到其他100多份回复列出了他们感到意外的事情。
这些答案都很有一定的模式;很明显的,人们总是被相同的事实所惊讶到。以下是它们中最常见的:
1.小心你的合伙人
这一条被最多创始人提到。通常有两种反馈:你需要小心挑选合伙人,并且努力维系关系。
当人们选择合伙人时,应该更加注意对方的性格和忠诚,而不是能力。这在失败的初创企业中尤其能体现。从中我们能得到的教训就是:永远不要选那些会半途离开的人作为合伙人。
这里有个典型的回复:


只有当你和一个人一起创业后你才能看出一个人真正的面目。


为什么说性格是那么重要呢,因为创业比其他任何环境都更能测试人的性格。一位创始人曾明确的说过,创始人之间的关系比能力更为重要:


我宁可和一个朋友创业,也不要和一个能力很强的陌生人合伙。创业是如此的艰难而又情绪化,友谊所带来的感情的纽带和支持足以弥补能力上的差异。


我们很早已经就意识到这一点了。如果你看看YC的申请表就会发现,其中关于合伙人之间信任以及相互关系的问题要比他们能力的问题多得多。
在那些成功的创业案例中,创始人很少谈如何选择合伙人,而是更多的谈论如何努力维持他们之间的良好关系。


其中有件事让我很意外,那就是创业伙伴之间的关系如何从友谊变成婚姻。我和我合伙人的关系在最初的时候仅仅是经常见到的朋友而已,一起担忧公司的财务状况,一起清理垃圾,公司就像我们孩子一样。我曾经这样总结道:“这关系如同柏拉图式的婚姻。”


很多人都用婚姻这个词,创始人之间的关系要比你通常看到的同事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密。一方面是创业要承受的压力是巨大的,另一方面创业初期创始人就是公司的全部了。所以这份关系是用心堆砌小心呵护的。这是一切的基础。
2.创业将会成为你生活的全部
就像创始人之间的感情要比普通同事的更紧密一样,创始人和公司之间的关系也更为紧密。创业并不像打工或者上学那样,因为一旦你开始了就再也停不下来了。这种经历对大多数人来说太过于陌生以至于直到事情发生了他们才意识到。[1]


我当初并没意识到我会将工作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花在创业上。你做自己的公司和帮别人打工的生活状态是完全不同的。


创业快速的生活节奏而愈演愈烈,连时间看上去都变慢了。


最令我意外的事情就是一个人通过创业,他对时间的看法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就拿我的创业来讲吧,时间就像是被伸展了,一个月对我来说就是很长一段时间了。


最好的情况甚至达到忘我境界。


连你自己也会对你沉浸其中的程度感到吃惊,你会不分日夜的考虑工作的事情,但却一点也不觉得是在工作。


虽然我不得不说,这话来自我们今年夏天投的创始人。再过几年也许他就没法那么高兴了。
3.这是一个大悲大喜的事
还有一个事也让很多人感到惊讶,情绪的波动要比他们预想的极端得多。
在创业中,事情一会看上去很完美,而下一刻又让人感觉毫无希望。这里的下一刻我指的是几个小时之后:


对我来说情绪的波动时最大的意外。头一天我可能还想象自己的公司是下一个谷歌,做梦想着买小岛;之后又在想怎么和我们所爱的人说出自己的即将到来失败。就这样不停的循环。


很明显的,最难熬过去的是那些失落的时候。对很多创始人来说如何在困难的日子里激励每一个人,特别是你还不知道这低谷会多低。
经过一段时间后,如果你不能取得一些成功来激励你自己,会让你崩溃:


你对创业者最基本的建议是“不要死”,但支撑公司在困境中生存下去的力量并不是无穷无境的。这都是从创业者身上压出来的。


你能承受的压力总是有个极限的。如果你达到了极限,那么你就不能再做更多的事了。但这并不是世界末日,很多著名的创业者在他们的创业路途上都曾经有过几次失败的经历。
4.创业很有意思
正能量是,在高峰期那也是很巅峰。几位创始人说最令他们吃惊的是创业居然可以如此有趣:


我想你可能忽略了创业是多么有趣这一事实。我比我任何一个没有创业的朋友都更能从工作中得到满足感。


而这些创业者最喜欢的是工作的自由性:


我最惊讶的是与之前所做普通雇员工作相比,做一份如此有挑战性,创造性以及我所认同的工作,我会感觉如此良好。我知道这会感觉很好,但让我意外的是会这么好。


坦白来说,如果我在这里误导了人们,那么我宁愿不改这个错误。我宁可人人都觉得创业是一项无聊且困难的工作,而不是让他们抱着一种有趣的期望来创业。因为几个月后,他们会说“这是所谓的有趣?你在开玩笑么?”
事实是,对大多数人来说创业并不有趣。我们在申请过程中极力想要做的,就是剔除那些不喜欢创业的人,无论是为我们好还是为他们好。
最好的方式来看待这个问题可能是这样的:如果你沉浸到创业中,那么开始一次创业是有趣的,一次生存训练课程是有趣的。换句话说,如果你没有沉浸其中,那么它一点都不有趣。
5.坚持是关键
很多创业者对坚持在创业中的重要程度而感到惊讶。这既是一个正面的也是一个负面的意外:他们惊讶于所需要的坚持的程度。


每个人都说你需要多么的坚韧以及有决心。但经历过这一切以后,我意识到这程度还是被低估了。


并且关于坚持能解决什么程度的问题:


如果你坚持不懈,那么即使是你无法控制的问题(移民问题)也能够迎刃而解。


几位创业者都提到了,坚持要比聪明重要得多。


我一次又一次的意识到坚持比仅仅智力要重要得太多。


这不仅仅适用于智力,能力也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说性格在选择合伙人中更重要。
6.这是一场长久战
你需要坚持,因为所有的事都会花费比你预想的更多的时间。很多人则对此感到意外:


就我自己而言,总是对每件事能花费那么多时间而感到意外。假设你的产品并没有像极个别产品那样发生爆炸性的增长。所有的事,从开发到销售(尤其是销售)看上去比你预期的要多花2到3倍的时间。


创业者对此感到意外的原因之一是他们自己工作得很快,他们指望其他人也能有这种速度。当创业公司接触到一个更加官僚的组织,例如大公司或者风投,就会有很大的摩擦。这也是为什么融资过程和企业级市场扼杀了那么多创业公司。[2]
但我认为绝大多数创业者感到意外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过于自信了。他们认为自己会像YouTube 和Facebook一样马上就会取得成功。如果你告诉他们只有百分之一的创业企业能有那样的发展轨迹,那么他们就会认为“我们就要成为那个1”。
可能他们会愿意听听最成功的创业者之一:


在我开始创业之前最让我不明白的事情就是,坚持到底是这场游戏的全部。对大多数成功的创业者来说,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最少也要3年而一般来说都要5年以上。


当然长期的考虑问题也有它积极的一面。这不仅仅是你要调整自己适应每件事都花费更多的时间的情况。如果你耐心地工作,那么你就不会那么有压力,也就能更好的完成工作:


因为在放松的情况下,我们就更容易从工作中获得乐趣。失败就是笨拙紧张能量的聚合,而这些能量则是由不能失败的绝望的需求产生的。我们可以把精力放在怎样为我们的产品、公司、职员和客户做到最好。


这就是为什么当你达到你的预期收益率时,你会觉得一切都变得更顺利了。你会进入一种完全不同的工作模式。
7.很多琐碎的事情
我们常常强调很少有创业公司仅因为一个很好的想法就获得成功。创业者应该都牢牢记住了这个。但很多人感到意外的是这也适用于创业的过程中。你要做很多不同的事情:


与其说创业是件有吸引力的事不如说是件苦差事。如果随便挑个时间,我要么可能在在处理瑞典语windows中一个奇怪的DLL文件加载问题,或者在董事会前一夜对着Excel模型纠错,而不是灵光闪现公司战略前景。


绝大多数的技术出身的创业者希望把他们所有的时间用在编写程序上。事实上你不可能做到这样,除非你失败了。换句话说:如果你把你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编程上, 你必定会失败。
这个原则对编程也适用。很少靠一个聪明的程序员保证创业的成功:


我学到一点,永远不要将创业的成功赌在一个功能,一笔交易或者任何类似的东西上。创业从来就不是由一件事决定的。每件事对其都有所助益,而你要做的就是不停的做各种各样的事直到你达到一定程度。


即使在那些极少数例子中,因为一个出色的程序员而获得成功。你也不太可能在事前就知道:


事实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决定性的一点。或者至少你事先不会知道是哪一点。


所以最好的策略就是尝试很多不同的事情。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个道理并不那么简单,即使在你知道哪个篮子最好的情况下它也仍然适用,更何况在创业中你并不知道哪个是最好的。
8.从小事做起
很多创业者都提到要从最容易成功的事做起。到了这个时候,每个人都知道应该不断地快速发布迭代产品。在YC也是如此。但依然有很多人因为没有这么做而被淘汰:


完成一件最小的事也可以是一个完整的应用然后把它装箱送出去。


为什么人们总是在第一版的时候花费那么多时间呢?主要是因为自尊。他们不愿意在还能有所改进的时候就发布产品。他们担心人们的评价。但你必须克服这样的心理:


在一开始做一些简单的事情,并不意味着你没有做有意义的,有防御力的或者有价值的事情。


不要担心人么会讲什么。如果你的第一版做得很完美,那么改进它就会变得毫无乐趣。你会等得太久而无法发布你的产品。[3]
一位创业者说这也应该是你所有编程要遵循的,而不仅仅是创业。对此我也深有同感。


现在,当我在编程的时候,我努力想:“我要写这样的程序,让看到的人感到吃惊,那么少的代码可以做到这些。”


过度设计对产品来说就是一剂毒药。这不像你为额外的信用而做额外的工作。这更像是你说了个慌,然后你不得不记住它,防止你自相矛盾。
9.让用户参与其中
产品开发就是与用户的对话,而这一过程并不会发生直到产品发布。在发布产品之前,你就像个在把第一稿素描给目击人看之前的警察局拼图师。
快速的发布产品是如此的重要以至于你可以考虑不要将你的第一版作为产品,而是作为开始和用户对话的方式。


创业初期就像一场大实验,所有的产品都是试验品。那些有市场的产品很快就会达到预期的结果。


一旦你开始你与用户的对话,我保证你会对他们说的感到意外:


当你让顾客告诉你他们想要什么,他们会说出一些惊人的细节——他们所认为有价值且愿意付钱的部分。


当然这些意外既有正面也有负面。它们可能和你所预想的完全不同,但有些也可能很容易就能加入你原有的设计。只有当你通过发布一个错误的东西开始和客户的对话,他们才能表达出(或者意识到)什么是他们想要的。
10.改变你的想法
为了能从顾客参与的产品开发中获益,你必须愿意改版你的想法。我们常常鼓励创业者把创业的主义当做是一个假设而不是一个蓝图。但人们依然对做出改变后带来的好处感到惊讶:


通常来说当你抱怨一件事很困难的时候,一般的建议就是更努力地工作。而在一个创业中,我认为你应该找出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在解决方案端不断完善是我们所熟悉且直接的方法。但如果你在问题端里多做点思考的话,你会有巨大的收获。


但如果只有决心没有灵活变通的能力的话,创业只对你只能是一个贪婪的过程,然后得到一个不好不坏的结果。


当一个人下定决心以后,他仍然有走上一条又长又困难的不归路的风险。


你想要有所进展,但同时却不停的徘徊、游荡寻找一条最有希望的路。有一位创业者用非常简洁的语言归纳了这点:


快速迭代是成功的关键


这个建议很难遵循的原因是人们通常很难评价创业的主意,特别是自己的。经验丰富的创业者总保持一颗开放的心:


现在我再也不会嘲笑别人的想法了,因为我意识到我分别一个主意是好是坏的能力太差了。


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是行得通的。你只要在每一点上尽量做得最好就可以了。在YC中我们也执行这一条。我们依然不知道一个想法是否可行,但它看上去像是不错的假设。
11.不要担心有竞争者
当你觉得你有一个很棒的想法时,这就像是对什么事有所愧疚一样。人们所做的就是看你的笑话,然后你就会想:“啊,他们知道。”
这些警告几乎总是错的:


那些你第一眼看上去像是你竞争对手或者威胁通常在你仔细研究后会发现他们并不是。即使他们和你的公司在相同领域里,但你们有着不同的目标。


人们对竞争反应过度的原因之一就是人们对想法的价值过分高估了。如果想法真的是成功的关键,那么有着相同想法的竞争者就会是一个真正的威胁。不过通常是执行力影响了最后的结果:


所有的恐惧,包括对一个新竞争对手的出现的都会在几周后被遗忘。最终你还是要回到你的产品和市场上。


通常情况下这一条都是适用的,即使竞争对手获得了很多的关注。


那些在朋友圈老被提到的竞争者并不一定是赢家,可能很快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你最终需要的也只是消费者而已。


大肆宣传并不会带来满意的用户,至少对技术类的复杂产品不会。
12.争取用户很困难
很多创业者抱怨争取客户有多么困难。


我也不知道吸引用户需要花费多少精力和时间。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当你没有用户的时候,很难说是因为缺乏宣传,还是产品本身的问题。即使是好产品也可能因为转移成本或者整合成本而不受欢迎。


让人们开始使用一种全新的服务真是困难重重。这一点对那种其他公司也能提供的服务尤其困难,因为这要求它的程序员做更多的工作。如果你是很小的公司,那么他们会觉得这事儿不急。[4]


YC收到的最尖锐的评价来自于一位创业者,他说我们不够专注于客户的获取。


YC鼓励的是“做客户想要的东西”的理念,不断的改进一个又一个产品特性,直到客户满意产品火了。对于获取客户的成本甚少关注。


这可能是对的;这可能是我们需要改进的地方,尤其对于游戏这一类的软件来说。如果你做的东西挑战仅来自于技术方面,那么你可以靠口口相传来争取你的用户,就像谷歌那样。一位创业者对这样做所取得的良好效果而感到意外:


在创业的过程中你可能会产生一种非理性的恐惧,担心人们不会买你的产品。但如果你努力工作并不断完善你的产品,那么这完全是一种多余的担忧。


但对其他类型的创业来说,关注交易和市场营销要比关注于产品更能给你带来成功。
13.在交易中做最坏的打算
交易失败。这是创业中的常事。创业总是很无力的,而好的主意看上去总是错的。所以每个人总是对于和你做生意有些慌,而你没办法改变他们。
对投资者来说尤其是这样:


回头来看,如果我们当初能以没有外部投资的假设去创业,我们应该会做得更好。这会让我们早早的去寻找盈利模式。


关于这一点我的建议是尽量保持悲观。假设你自己不会得到任何投资,即时你得到了一些投资,假设你不会再有更多的投资。


如果有人投你们,那么接受它。关于这些你讲过很多,但我觉得这点大家得重视。我们曾经有机会募集到比我们去年拿到的更多的钱,真希望我们当时能抓住机会。


为什么创业者往往会忽视这一点?主要是因为他们天生就是乐观主义者。而错就错在你不该对不在你掌控中的事乐观。你可以对的产品和你的能力尽一切可能的保持乐观,但如果你对大公司或者投资人保持乐观的话,那么你只是自讨苦吃而已。
14.投资人都是无知的
很多创业者都提到当他们意识到投资者是无知的时候有多惊讶:


他们甚至都不了解他们所投资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我遇到过一些投资过一家硬件厂商的投资者,当我让他们演示一下产品时,他们居然连开关都有困难。


天使投资在这方面要比风险投资要好一点,至少他们还是有创业的经历的:


风投对他们所谈论的东西有一半以上是不懂的,而且他们的思想也远远落后于时代。只有一些是很好的,而我们所接触到的剩下的95%都是不专业的,看上去就像是不懂商业没有创造性的远见。天使投资人在这方面更值得交流。


为什么创业者对投资人的无知会感到意外呢?我认为是因为在创业者眼中,投资人的形象是如此高大。
而投资人看上去高大又是因为他们的专长就是如此。他们必须让资产经理信任他们,把几亿美元都委托给他们。怎么做?你必须显得很有自信,显得很懂技术。[5]
15.你可能不得不耍些小手段
因为投资人在看人的时候太不准了。所以你不得不更加努力的推销你自己。一个创业者所说的最令他意外的经历是:


你装的越自信,投资人就印象越好。


在YC创业者经历中这是最令我意外的了。这个夏天我们邀请了一些校友来和新学员一起讨论融资。几乎100%他们给的意见都是关于投资者心理学的。我以为我对投资者已经够敷衍,但这些创业者则更加敷衍。


很多创业者所做的仅仅只是装装样子而已,但它的确管用。


风投自己并不知道他们所看中的那些创业者有多善于推销自己。[6] 而这又恰恰是我们在早先的阶段中所观察到的现象。风投通过在LP前装逼来拿到钱,创业者则在风投面前装逼来拿到钱。
16.运气是个很重要的因素
既然在创业者和钱之间的联系是如此的随机,那也就不奇怪运气在交易中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但仍然有很多创业者对此感到意外。


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运气扮演了多重要的一个角色,以及还有多少是不在我们掌控的。


如果你想想那些著名的创业公司,很明显运气都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如果IBM坚持保有DOS系统的专利权,那么微软现在会在哪里呢?
为什么创业者会被这点所蒙蔽呢?生意人可能不会,但黑客们早就习惯了一个技术至上的世界,你得到你所应得的。


当我们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也有着那个创业者的梦:这是一场技术的竞争。从某种角度来说的确是这样。技术是有价值的。决心也是。但运气好是决定性的因素。


准确来说,最好的模型会把一次创业的结局定义为技术,决心和运气的产物。无论你有多好的技巧,多大的决心,如果你的运气很差,那么结局也必然是失败的。
这些话并不是那些失败的创业者说的。那些很快就失败的创业者都倾向于责怪他们自己。而那些很快就获得成功的人也不会意识到它们自己是多幸运。处在两者之间的人则刚刚好能看清运气的重要性。
17.社区的价值
很多创业者提到让他们惊讶的是社区的价值。一些指的是YC创始人这个小圈子:


YC孵化的企业之间的巨大价值,在相似的时候遇到相似的困难。


但这并不应该让人感到意外,因为它就是这样被构建的。而其他人则在更大的范围内上感受创业社区的价值:


住在硅谷有多大优势?在那里你会听到所有尖端的科学技术和创业消息,以及时不时遇到有用的人才。


而最令他们意外的是创业者之间普遍的慈善精神:


我所看到最令我意外的就是人们都愿意帮助我们。即使他们不能从中得到些什么,他们还是会抽出时间帮我我们获得成功。


尤其是这一点如何无时无刻的伸展在你生活的每一处:


最令我意外就是接触重要和有趣的人有多容易。你很容易就能和他们碰到然后马上得到反馈。


这也是我选择成为他们中一员的原因。创造财富并不是一场零和游戏,所以你不需要暗箭伤人。
18.你得不到尊重
有一个创业者提出的意外是我宁可忘记的:在创业者的世界之外,创业者不会得到任何尊敬。


在社交场合,我发现如果我说我在微软工作,会比说我在一家叫X的初创企业工作获得更多的尊敬。


一部分是因为剩下的人并不创业,而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绝大多数好的创业的想法看上去很烂。


如果你随机向一个路人讲你的想法,95%的人凭直觉会认为你的想法会失败,而你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虽然他们并不一定会那么直接的说出来)。


不幸的是,这甚至蔓延到约会上了: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作为一个创业者并不能从女人那儿获得更多的青睐。


我的确知道这一点,但我宁可忘记它。
19.你的事业和你一起在成长
创业者们提到的最后一个意外就是,事情会随着你的成长而发生变化。最大的改变就是你会做更少的编程工作:


你作为一个技术型创业者或者CEO的角色,每6到12个月就会被重新定义一次。你将花更少的时间在编程上,花更多的时间在管理\计划\公司建设,招人,处理杂事以及准备好未来几个月会发生的事情。


尤其是你现在要和员工打交道,而他们往往各自抱着不同的动机。


我知道作为一个创业者需要关注什么方面,并且从我19岁想要创业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但雇员需要关注的东西是非常不同的,这花了我一些时间来明白。


幸运的是,在熟悉这些以后,你就不会觉得压力那么大了:


和最初开始创业的时候相比,75%的压力已经没有了。现在经营一个公司变得越来越有趣。我们更加自信。我们更加有耐心。我们争吵的少了。我们睡得多了。


我希望我能说所有成功的创业都是这样的,但75%应该算是个比较大的数了。
超级模式
当然还存在着许多其他的模式,但是之前提到的这些是最重要的。大家第一眼看到这些都想问是不是有个超级模式,模式之上的模式。
我立马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听我读这个清单的另一位YC合伙人也马上意识到了。这些都是我没有告诉过人们的话,的确可以是创业中的意外。它们之间有什么共通点?它们其实都是我曾经说过的东西。如果我用同样的大纲写一篇新的文章,不加上创业者的反馈。那大家都会觉得我已经才思枯竭,不停地炒冷饭。
然后呢?
当我看到这些回复的时候,通常的主题都是说创业绝大部分都像我所说的那样,但远不仅仅是那样。人们直到亲自去做才知道创业有多不同。为什么会这样呢?关键是要知道和什么对比很不同。一旦你开始这样想以后,答案就很明显了:和打工相比。每个人对工作的概念一开始都是打工。这是非常普遍的。即使你从来没有打过工,你的爸妈可能打过,即使他们也没有,你成长道路上遇到的每个成年人都可能打过。
无形中,人们就对创业抱有一种打工的期望,这就解释了绝大部分的意外。这一条解释了为什么人们对要多么仔细挑选合伙人,多努力去维持你们的关系而感到意外了。在同事之间你就不需要这样做。它也解释了为什么人们对情绪的波动感到极端的意外。在打工过程中,生活总是显得很沉闷。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好的时候感觉会那么棒:大多数的人都无法想象这种自由。当你浏览这份列表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意外都是对于创业和打工之间有大的区别的。
你似乎不能轻易的改变这些如此普遍而又随着你成长的对工作的期望。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断有意识的提醒自己。当你开始创业,你会想起每个人都告诉你创业是很极端的。然后你的下一个想法就是“但我不相信事情会那么差。”如果你不想要感到意外,你的下一个想法就应该是:“我不能相信事情会变得那么差事,因为我对工作的期望是打工。”
注释
[1] 研究生应该比较懂。在研究生阶段,你总是要写论文。这不像上课,每个学期都有个终结。
[2] 初创企业和行动很慢的大企业打交道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过程细分。特别是他们有可能毁了你们的关键时刻——当你们只有在达成协议的时候才能继续向前。这个时候采取极端方法来避免是值得的。
[3] 这是Reid Hoffman坚持的原则的另一种说法,如果你在推出产品的时候都不会感到尴尬,那你一定是等太久了。
[4] 对于你做的产品要问的问题不在于它好不好,而在于它是不是好到足以让人们去用它。
[5] 有些风投看过去是懂科技的因为他们真的懂,但这个不重要;关键是你能不能讲的好说服LP。
[6] 这和卖国防器械、时尚品牌是一样的。客户越傻,你就得花越多的精力向他们买产品,而不是一味闭门造车。
感谢:Jessica Livingston阅读草稿,以及所有回复我邮件的创始人。
原文链接 《What Startups Are Really Like》
译文转自译言网 译者:Matrixi 
编译:@Ashleydu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