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计算赛道:网宿科技掉队了?

坐标 : 海南海口
威望 : 0 积分 : 1020 粉丝 : 2 签到 : 0

 
3月以来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新基建”从政府部署到产业落实不断提速,目前已经形成了强劲的风口。
 
4月26日,政府相关部门下发通知,点名中国移动、阿里云、腾讯云、百度云、京东云、华为云、网宿科技要对互联网电视业务相关的内容分发网络(CDN)进行IPv6改造。
 
在“新基建”提速的背景下,作为CDN行业老牌巨头,网宿科技被点将合情合理。不过,从网宿科技的最新一季度财报来看,这位老牌巨头似乎正在掉队……
 
衰退已成定局
 
4月25日,网宿科技披露一季度报告。报告显示公司一季度实现营收15.7亿元,同比下降5.7%,营收已经连续下滑4个季度。
 
当然,相比起利润降幅而言,其营收降幅只能算是开胃菜。一季度网宿科技的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至5845万元,降幅高达35.8%。
  
35.8%的降幅不算小,但是比起2019Q4夸张的-538.2%,网宿科技扣非净利润降幅明显收窄,也算是踩住了刹车,没有朝悬崖一路狂奔。但考虑到自2018Q4开始的负增长仍旧在持续,哪怕再乐观的投资者,也很难继续再心存侥幸。
 
从网宿科技4月23日公布的2019年年报来看,其2019年营收同比下降5.2%至60.1亿元,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184.7%,亏损5.92亿元。
 
2014年之后,网宿科技就开始走下坡路,营收利润增速不断放缓。2019年营收进入负增长阶段,扣非净利润也出现了有史以来的首次亏损,已经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衰退之中。
 
而这种强大的衰退惯性,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扭转。
 
市场竞争失败的苦果
 
网宿科技配得上衰退的说法,自然是因为拥有辉煌的过往。而终结其辉煌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阿里巴巴和腾讯这些互联网巨头。
 
网宿科技由当时57岁高龄的退休女工陈宝珍,和留美归国学生周艾钧在2000年1月联合创立,两人各出资100万元。
 
成立之初,网宿科技便涉足当时即便在美国也属新兴行业的IDC(互联网数据中心)。时值全球互联网泡沫危机,刚成立的网宿凭借低价策略,很快就在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
 
2004年,陈宝珍的美籍华人女婿洪珂加入公司并担任首席技术官。2005年,在IDC服务的基础上,他很快带领公司顺利研发出CDN技术,并且不断升级,之后网宿科技开始全面进军CDN市场。
 
随着2008年之后中国互联网的加速普及和移动互联网的爆发,CDN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作为CDN行业早期先行者,网宿科技吃到了不少红利。
 
2012年,时任网宿科技副总裁的刘洪涛对媒体表示,网宿科技CDN服务的流量和销售额都占据国内整个互联网行业70%的市场份额。
 
2014年网宿科技股价飙升至141元,陈宝珍身价高达50多亿,当时被戏称为“中国老太版巴菲特”。
 
但在2015年之后,网宿科技迎来了阿里、腾讯这些互联网巨头连绵不绝的“降价打击”,市场份额被一步步蚕食。
 
2015年2月阿里云CDN服务降价,相当于网宿科技的三分之一,腾讯降价25%。在2016年网宿科技市场份额依然保持在43.5%,远高于阿里云的8.7%和腾讯云的4.1%。但是这也表明阿里云和腾讯云已经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2017年3月和11月,阿里云宣布分别降价35%和25%,腾讯云也跟进降价44%。到2018年阿里云的市场份额上升到30.6%,腾讯云上升到10.4%,而网宿科技则下降到了28.4%。阿里云的市场份额正式超过了网宿科技。
 
就像电商行业里容不下垂直电商,云计算市场中可能也容不下独立的CDN垂直玩家。曾经凭低价优势和时代红利崛起的网宿科技,在阿里、腾讯用“钞能力”发动的价格战中,已经被打崩了。现实是残酷的,市场竞争失败的结局,只可能是被市场淘汰。
 
高管加速逃离
 
网宿科技被市场淘汰,似乎是一种宿命,是必然结果。
 
创立至今,网宿科技规模在不断扩大,高管却在不断流失,始终维持着一种怪异的流动性。
 
高管层的混乱和动荡,使得网宿科技一直都缺乏足够凝聚力和战斗力。这样的组织可以打顺风仗,却很难战胜逆境。
 
网宿科技目前的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刘成彦2001年加入公司,在2001年和2003年以1元/股的价格,先后两次从两位原来股东手中合计购买了20%的股份。
 
2005年10月,周艾钧将所有的股份全部转让,陈宝珍再用220万元购买22%股份。本次转让后,陈宝珍出资额达620万元,占比62%;刘成彦出资额为380万元,占比38%,两位创始人之一周艾钧彻底退出,而周艾钧的退出只是一个开头。
 
2007年网宿科技引入外部资本,并且陈宝珍、刘成彦分别把13.115%、8.04%的股权转让给公司9个核心员工,2008年公司进行了股份制改造。
 
2009年成功登陆创业板,当时陈宝珍持股34.86%,刘成彦持股21.366%,两人在上市之前签订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
 
但是在2013年之后,两位公司实控人不断“逢高减持”,截至2018年,陈宝珍累计5轮减持套现13.88亿元。陈宝珍和刘成彦在2018年也不再续签 《一致行动人协议》。
 
经过连续不断的减持,到2019年陈宝珍直接持股降低至15.54%,刘成彦持股比例降低至10.53%。
 
网宿科技2019年6月6日发布公告,宣布陈宝珍、刘成彦与广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广投集团”)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根据框架协议,陈宝珍拟向广投集团转让10.37%的股份,转让后持股5.9%,刘成彦拟向广投转让1.63%的股份,转让后持股8.9%。
 
若交易完成,广投集团将持股12%,成为网宿科技实控人,陈宝珍、刘彦成二人合计套现35亿元。可惜这场交易无疾而终,最终陈宝珍、刘彦成未能完成抽身离场。
 
大买卖没有做成,但是77岁高龄的陈宝珍,减持套现的步伐依旧坚定不移。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陈宝珍的直接持股比例进一步降低至14.96%。
 
除了高层不断减持,网宿科技的中层也在不断逃离,其员工持股激励对象累计辞职达69人。
 
新基建带来新生?
 
网宿科技从刚上市的几年里,市值一路攀升,但是在2016-2017年到达高峰之后,市值开始一路下滑,过去的大客户BAT如今都成为了网宿科技的最大竞争对手。阿里云、腾讯云、百度云、华为云、金山云、京东云等云计算厂商都成为网宿科技的主要竞争对手,并且有后发先至的趋势。
 
这一次的新基建大潮,给云基础服务厂商带来了巨大的机会和新市场红利,也给网宿科技带来了新的机遇。
 
但相比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这些巨头来说,网宿科技在平台的资金等综合实力方面不如巨头,在技术方面也没有优势,甚至有些技术领域已经落后于几大巨头。而海外的亚马逊云、微软云也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国内的云计算市场,这个看似一片蓝海的领域实则已是一片竞争激烈的红海。
 
网宿科技要借助新基建这次机遇实现翻盘,看来也并非易事。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