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承东撑起华为云背后:用长板作起点,把短板当终点

专栏
2021
09/02
00:06
产业家
分享
评论

漫天撒网是得不到结果的,只有细分到每一个领域去做深做透才可以

作者|吴柯

出品|产业家

操着一嘴口音很重的“土味英语”,分外自信地给台下一众“老外”介绍华为的手机,这是余承东在华为早期的真实写照。

余承东外号“余大嘴”。他敢“吹牛”,总喜欢用一些夸张性的言语,比如“很吓人的技术”,“甩一条街的拍照”……

但这个余大嘴,却在华为的每一次重大业务变革时都发挥着巨大作用余承东带领华为,一路披荆斩棘,走到了全球最前列。比如华为手机,再比如当下的华为云计算。

当下,云计算已然站上了数字化金字塔的顶尖,身置其中的华为云的成绩亦是斐然。

据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的《Market Share IT Services, Worldwide2020》研究报告显示,华为云位列全球第五。Canalys数据显示,在2020年,华为以全国17.4%的份额占据全国第二位。

2020年,华为云以增速最快的主流云服务厂商,成为了中国的第二朵“云”。

细数过往,华为云的迅猛发展,离不开华为自我基因的变革之路,而其中的关键人物,自是余承东。

一、华为终端:余承东的“成名作”

2011年,雷军一句小米为发烧而生,掀开了国产手机做自主品牌的浪潮,互联网手机纷纷涌来,百花齐放,迎来了国产手机的第一个繁荣时代。而依靠运营商的中华酷联则节节败退。

据说当时华为终端非常悲惨,主要业务就是给运营商做手机贴牌,当时任正非看到终端做的手机模型的时候,话都不想说,直接给摔了。

可以说,谁都不愿意接手手机部门,谁去就像去了毁前程一样,谁去谁倒霉。在此之前,去了三个总裁都没有挽回终端的颓势。

当时余承东已经是战略与Marketing体系总裁,这个职务很清闲,待遇也好。可余承东还是主动请缨去了终端。

2011 年之后,余承东下决心向自有品牌转型。这一年,华为为后续十年发展定下了基调,比如,放弃低端功能手机,向中高端智能终端进阶。提升自有品牌溢价能力。加大筹码发展手机芯片,Emotion UI 情感化操作系统,并确立了成为世界第一手机品牌的目标。

2012年初,余承东是毅然决然砍掉了大量运营贴牌手机和非智能手机的型号。直至2015 年华为 Mate 8 发布后,顺利逆转华为智能手机局面。从 Mate 8 开始,华为正式挺进中高端手机市场,后续 P9、Mate 9 Pro、P20 等机型又帮助华为在欧洲市场稳固高端手机品牌地位。

余承东领导下的华为手机,完成从品牌调性、产品技术到营销渠道体系等全方位的蜕变,也让华为从智能手机市场的追赶者变为领跑者。

自从2018 年起,终端业务就成为华为第一大营收支柱。IDC 数据显示,2020 年 Q2 即便在华为深陷封锁之际,华为智能手机业务依然保持增长,出货量超越三星,位列全球第一。2016 年,余承东曾放言,三年超苹果,五年超三星,如今豪言已提前得到兑现。

二、下注云计算

企业的发展和人一样,原地踏步最后只能被淘汰。华为真正的困局在2019年悄然而至。

2019 年 5 月起,美国对华为先后进行三次制裁,因无法通过第三方代工制造高端芯片,也无法通过高通、联发科等渠道外购芯片,华为终端业务影响最深,面临停摆。相比较之下,华为云与计算业务因以软件产品为主,受影响最小。

消费者业务步履维艰,华为这艘大船需要重新转向,在固有战场鏖战,收缩非优势领域,对新领域发出攻势。新领域包括各类智能汽车解决方案,智能汽车硬件,固有领域除传统优势业务运营商 BG,更主要是企业业务和云与计算业务。

其实,早在2007年,华为就开始研究云计算了,不过只是技术层面,而非战略层。

华为的入局,也是在2010年中国第二届IT领袖峰会的这一年。2010年11月,华为发布端到端的云计算解决方案,启动"云帆计划",正式进入云市场。

但是基于当时华为对自身的云业务定位,还只是做供应商,给运营商、企业客户以及其他云公司提供各种基础设施。加之作为一家硬件基因的公司,在华为的收入结构中,硬件服务器才是大头,成交金额高。与华为其他主业相比,云的收入模式不清晰,而且前期需要重资产投入,回收周期也不清楚。

所以,对于云业务究竟应该做什么,不做什么,华为内部始终态度纠结。最终的结果是,在长达7年时间里,华为从未在云业务上真正发力,不少外界人甚至称华为云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2017年,云重回华为核心轨道。彼时,马化腾、马云等纷纷亮相各个大会,为自己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做背书,如马化腾提出“互联网+”,马云则是重提“中台”模式。

从大背景来看,2016-2017年之间,传统行业数字化大潮渐起,企业上云意愿迅速增长,市场规模迅速扩大。对此刻的华为来说,云已经成为一条必须重视的赛道,华为若想实现新的阶梯式跨越,就必须要实现端、管、云的全面协同。

在一次内部业务会议上,余承东明确表示,"云是未来,华为不能老围着运营商做生意,这样会死掉。"

至此,华为云终于开始提速。

2017年3月,华为副董事长徐直军正式宣布成立Cloud BU,致力于提供公有云服务。同年8月,华为内部下发《组织变动通知》,宣布将Cloud BU升级为集团一级部门,级别仅低于华为三大事业部。

虽然华为多次调整组织架构,不断提高云计算业务的战略地位、加大投入,但云业务并没有取得快速发展。

问题在于,以前华为云属于企业BG,是由企业业务部对接客户。但现在独立以后,这种跨部门沟通不再是协作形态,而是一个巨大阻碍——效率低、分庭而立。

华为很快意识到这一点,2018年,为了解决组织协同问题,华为将公有云、私有云、AI、大数据等业务重组为“云&AI产品与服务BU”。

此时,华为云业务依旧是一枚从可进可退的棋子,毕竟主营业务是硬件。但在芯片危机的事件之后,这枚棋子的作用被全面放大。华为云业务一夜之间变成了“全村的希望”。

至此,华为云正式确定了第二条战略路线,全面转“云”。

三、用长板做产业互联网

华为方面对云与计算BG组织的定义为:目标是对华为云与计算产业的竞争力和商业成功负责,承担云与计算产业的研发、Markiting、生态、技术销售、咨询与集成使能服务的责任。围绕鲲鹏、昇腾及华为云构建生态,打造黑土地,成为数字世界的底座。

尽管华为真正入局并不算太早,但华为本身的强通信基因注定华为云的成绩不会太差。根据研究机构Canalys报告显示,2020年二季度中国云基础设施服务总额达43亿美元,同比增长70%。华为云以15.5%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仅次于阿里云),同比增长259.6%。在快速发展的云业务赛道,华为云近些年正以超高速行驶。

而华为云的高速增长,其自身的优势长板发挥了巨大作用。

究其原因,大部分是因为华为企业BG的客户积累、生态建设、销售渠道、后期服务积淀多年,是其他云服务商短期内无法超越的。此外大型政企客户出于监管合规、数据安全等目的,对私有云、混合云需求大,这是华为的优势。

除此之外,华为在公有云数据处理方面有着自己的固有原则,那就是不碰数据。

华为云不碰数据不等于不懂数据。在数据处理方面,华为云拥有全堆栈技术的积累。在PB级10万亿记录数据规模,多个查询条件下,华为云精准找到目标数据的操作时间可以达到秒级。

拥有这样业界领先的数据处理能力,但却不碰数据,这其中包含三句话:第一句话:华为不用技术的手段在后台获取客户的数据,承认企业的数据主权;第二句话:华为不将客户的数据进行商业变现,永远不强迫企业跟华为交换数据;第三句话:华为将开放自己云和大数据的能力,帮助企业来处理数据,发挥数据的价值。

众所周知,放在公有云上的数据,是整个业界最为敏感的一个话题。而华为从进入第一天就不断强调“不碰数据”,在这一战略的驱动下,华为云短时间内赢得大量合作伙伴的信任。至2017年底,华为云的生态伙伴就已经有接近2000家。

如果要总结华为云的加速之路,几个必须看到的底层支撑是,华为云的TO B底子牢,战略定位清晰,再加上强有力的执行力,最终催化了不一样的云上加速度。

四、To B不能有短板

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短板,对于华为来说,亦是如此。如何补足短板,华为有着自己的独特的商业模式,这方面可以从其上半年华为的人事调动看到一些端倪。

1月27日,华为云内部发文,宣布华为消费者BG总裁余承东将兼任云与计算BG 总裁,原云与计算BG总裁侯金龙调任数字能源事业部董事长,原云BU总裁郑叶来另有任用,择期公布。

据悉,2021华为开发者大会上,余承东首次以华为云CEO的身份亮相公开演讲,他在会上给出了一组数据显示,2025年全球企业云技术使用率将达100%,基于此趋势,余承东表示,“华为云将继续开放技术创新能力,协同开发者、伙伴一起加速行业全面云化和智能升级。”

4月2日,云与计算BG(Cloud & AI BG)裁撤,回归一级业务部门。云业务部门独立为云BU,余承东出任华为云CEO,张平安出任云BU总裁,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被任命为华为云董事长,被外界称为“华为史上最强管理团队”。云BU新增两个副主任,两位华为公司董事彭中阳和陶景文分别负责企业业务和流程IT。

另外,原服务器、存储等划归到“网络产品与解决方案”,部门名称改为ICT产品解决方案。

简单总结,一方面,华为云组织架构变得更为简单,基本回到2017年时的Cloud BU状态,此后将专注于软件层面服务;另一方面,张平安正式执掌华为云BU,而余承东则转向华为接下来的重要战场——汽车。

对于余承东调任一种说法是,华为本就没有打算让余承东在云业务待太长时间。据澎湃新闻采访华为内部人士称,余承东之前在华为云业务的使命是厘清华为云的架构。

深度关注华为的旭日大数据董事长孙燕飚分析到,当华为核心的手机缺失竞争力后,其最大的优势则在5G技术方面。“5G带来的将是万物互联,意味着目前的后手机时代将要迭代,我们即将迎来智能穿戴时代。”

而上述趋势下将会引发一些现象,比如未来的手机将会被肢解成眼镜、计算能力甚至是云端,而当前的通讯娱乐能力或被肢解成TWS+智能手表。其中,你会发现未来的计算能力及服务能力都将被肢解成云端。

在他看来,支撑未来万物互联的连接技术,实质上都是通过5G在云端形成一个连接,可以说,谁能掌控复杂的云端业务,便是握住了新技术时代的一把钥匙,这也是当前众多互联网科技巨头开始在云端发力的重要原因所在。

从过去近半年时间里,华为对云业务相关进行的数次调整,背后反映出华为云到了“精耕细作”的时候,而委任余承东管理华为云不久便能发现,他的精力是顾不过来的,

“漫天撒网是得不到结果的,只有细分到每一个领域去做深做透才可以。”孙燕飚说。

可以看到,多年主抓华为消费者业务的余承东,在这次任职调整后,其最新的任职信息显示,仍为消费者BG 的CEO,同时还新增兼任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的 CEO一职。无疑,华为的内部考量是让余承东在消费者业务之外再重力投身于智能汽车业务。
可以说,尽管余承东不是华为云最早的掌门人,但他带给华为云的是可持续发力的组织架构和战略方向,也恰是基于此,在过去的几年里,华为云才能在一众国资云、运营商、互联网云厂商中利用好自己的优势,杀出重围。
在云计算愈发转向业务的后半程,华为云值得期待。
参考资料:
《半年三次高管变阵,华为云以退为进》咏仪
《余承东担任华为云CEO仅月余便被调离他要在消费者业务外担起“卖车”大任?》 钱玉娟
《“硬骨头”余承东,会成为接班任正非的不二人选吗?》王剑
《华为云变阵:从可进可退的棋子,到没有退路的“全村希望” 》王云辉
 
THE END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创乎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00后感兴趣的“微醺生意”,居然被这位70后老兵做成功了?...
专栏
来源|智能相对论(ID:aixdlun) 作者|Kinki 8月27日,商汤科技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根据此前融资估值,商汤科技估值约为120亿美元,预计上市成功后,商汤科技将成为人工智...
专栏
第四个十年非但没能进入新黄金时代,打造K12教培宇宙,反而惨遭团灭。...
专栏
近日,老牌家电连锁巨头苏宁易购发布了2021年上半年财报。...
专栏
面向未来,正确的长期战略设计、年轻人才的成长发展、各业务板块的健康协同发展,将为京东集团甘于做行业最苦、最难但最有价值的事提供源源不断的前行动力。 ...
专栏
最新文章

相关推荐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