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筑赴港IPO:建材云的好生意和坏生意

专栏
2021
10/11
09:52
253712029@qq.com
分享
评论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装修、建材行业一直是大市场小企业的格局,市场盘子大,但是企业集中度很低。云和AI兴起后,这些年不少资本和玩家都在寻求做大的机会,尝试用平台化模式给装修和建材做整合,推出数字化系统产品,比如齐家网、土巴兔等家装类玩家,以及云筑、采筑、快塑网等建材类玩家。

 

在泛建材的数字化玩法上,主要有两类玩家,一类是做B2B,连接品牌商、厂家和经销商,另一类是B2C,连接经销商、品牌商、装企和消费者。前者主要解决建材的中游交易痛点,以房企系和工程公司系为主,后者主要解决建材的终端交易痛点,以互联网资本和装企资本为主。

 

2011年入场的网筑集团是第一类玩家,最近正式提交了招股书,准备在港股IPO。从招股书来看,网筑定位是泛建材的供应链平台,2011年推出泛建材B2B平台“绿城电商”,2015年推出Saas产品“仟金顶”,而且按照数字化供应链交易额口径,网筑的市占率2020年排在第一,达到25.2%。

 

泛建材的产业格局本就非常分散,而且数字化玩家也都很强势,网筑靠什么去突围?又存在哪些短板?面对泛建材行业数字化的大趋势,网筑后续的成长性如何?

 

双重角色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发展历史,网筑最早其实是一个泛建材销售服务平台,到后来推出SaaS产品后才逐渐具备了提供数字化服务的能力。所以,网筑本身也在不断转型。

 

从收入增速来看,招股书显示,网筑2020年核心业务收入为9.09亿元,同比增长51%;2021H1核心业务收入为5.89亿元,同比增长57.9%。

 

从收入结构来看,根据招股书,网筑2021H1主营业务收入中,以品牌企业云和小微企业云为主的供应链SaaS服务收入占比为20.5%,以泛建材销售、售后以及其他增值服务为主的供应链服务,收入则占到了79.5%。

 

2020年疫情刺激了各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品牌企业和小微经销商都在上云,这是网筑营收增长的外部客观利好因素,而另外一层增长驱动力,则来自于网筑既做品牌专业经销商,又做软件服务商的双重角色定位。

 

招股书显示,网筑合作的品牌企业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规模分别是133家、267家、323家和351家;同时期,网筑向品牌企业提供的建筑项目销售线索分别为325个、360个、459个和327个。

 

作为品牌企业的专业经销商,网筑在深度合作的基础上依据相互提供的销售机会,能够从工程公司处获得建材销售和系列售后、附加服务收入。作为品牌企业的软件服务商,网筑又能够在提供数字智能管理系统的基础上,从中获得品牌企业和经销商的交易分成及相关订阅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网筑的股东绿城中国也为其贡献了很大收入。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来自绿城中国以及子公司的收入分别是2.05亿、3.58亿、2.05亿,占比分别为34.1%、39.4%、34.9%,比重很高。

 

苦生意和好生意

 

收入增速高,各项合作数据都不错,网筑赚钱吗?根据招股书,网筑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的经调整净利率分别是1.4%、1.7%、4.4%。而毛利率则分别是28.7%、25.7%和27.7%。

 

虽然综合利润率在逐步改善,但还是处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而不到30%的毛利率对一个做了十年建材生意的企业来说也不算优秀。核心原因在于网筑的两大业务,一个是苦生意,一个是好生意,且苦生意现在是主导。

 

先从毛利率数据来看,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1H1供应链服务的毛利率分别是12.5%和10.3%,而供应链SaaS服务的毛利率分别是94.3%和95.3%。

 

可见两项业务的毛利能力差距非常大,因为供应链业务本身就是工程类业务,整个交付和售后过程都很重,加上网筑还是经销商,自然很难有比较高的利润率。但是供应链SaaS业务不一样,网筑的角色就相当于阿里京东,以佣金提点的模式去赚钱,只要有交易,就有收入,相对就容易很多。

 

再从销售成本方面来看,由于技术进步和品牌效应,网筑的供应链SaaS业务的销售成本一直在稳步下降,而且收入能力在上升,所以毛利不断走高,但是供应链业务不可能如此优化,在收入增长的情况下销售成本必然同步增长,而毛利率持续下滑则说明成本反而上去了。

 

一边是苦生意累生意,但网筑还得上心,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