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财报:新东方步入中老年

坐标 : 海南海口
威望 : 0 积分 : 1020 粉丝 : 2 签到 : 0

配图来自Canva
 
尽管疫情让在线教育起飞,但是疫情同样给教育行业里的玩家带来了不少压力。
 
近日,在线下与线上教育双管齐下的巨头新东方,发布了其截止至2020年5月31日的第四财季以及2020财年全年业绩的最新财报。尽管新东方有多年高筑的护城河,但是疫情影响下财报中透露的不乐观情况,还是让投资者望而却步,在财报发布后其股价出现连续的下跌。
 
业绩隐忧
 
7月28日美股盘前,新东方发布了其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在这动荡的一年里,教育巨头新东方依然展示出来了一定的防御能力。
 
新东方在2020财年里实现营收为35.79亿美元,同比增长15.6%;归属于新东方的净利润为4.13亿美元,同比增长73.6%。
 
不过大如新东方却也有难过的关卡,尽管2020财年的整体成绩不错,但是由于疫情影响,新东方第四财季的表现出现滑坡。
 
根据财报数据,新东方在第四财季中,实现营收为7.985亿美元,同比减少5.3%,略高于华尔街预期的9.764亿美元;归属于新东方的净利润为1320万美元,同比减少69.5%;每股收益为30美分,低于预期的34美分。
 
尽管新东方全年业绩呈现增长的趋势,但第四财季出现的震荡,还是引起众多关注。
 
在新东方发布财报之后,其股价在7月28日、29日出现连续两日的下跌,分别下跌3.05%、0.18%,29日收盘报收135.24美元,总市值在214亿美元之间徘徊。
 
而且,新东方对下一季度的预期也并不乐观,在财报中其认为疫情对新东方运营的影响是巨大且不可预测的,疫情使夏季以及秋季班的考试和入学时间延迟,暑假时间缩短,在未来的发展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下,新东方采用最保守的方法对接下来的季度进行预估。
 
新东方预计,2021财年第一季度的营收在9.112亿美元-9.535亿美元之间,同比减少15%-11%。而在新东方营收与净利润增速出现减缓之际,在成本的支出上却是难以收缩。
 
重金死守
 
从线下教育起家的新东方,对于线下市场从来都是不余遗力的。
 
财报数据显示在2020年第四财季,新东方的学习中心总数以及学校总数增长至1465家,和上一年同期相比净增加了211家,与上一季度相比增长了49家;当中学校总数为104家。
 
而由于线下的扩张,新东方在2020年第四财季的成本有增无减。财报数据显示,新东方线下网点主要由教师薪资、教室租金与教材成本组成。而因为给教师的补偿增加、运营学校以及学习中心数量上升导致租金成本上涨等等原因,新东方在2020年第四财季的营业成本从上一年同期的3.71亿美元增长至3.91亿美元,同比增长5.34%。
 
还有,为了应对疫情的影响,新东方为了推广K-12辅导的纯在线教育平台,销售和营销费用也出现高居难下的情况。数据显示,报告期内新东方销售和营销费用同比增长11.4%至1.180亿美元。
 
高成本的支出,让新东方2020年第四财季的毛利率情况不容乐观。数据显示,报告期内新东方毛利率为51.0%,同比下降500个基点;利润率为4.1%,同比下降810个基点;净利润率为6.1%,下降了520个基点。
 
同时,在新东方不停扩张场地的情况下,其生源数量却没有出现呈正比的趋势,反而有所下降。在上一年第四财季,新东方的学生报名人数为275.6万,同比增长33.9%;在2020年第四财季,学生报名人数为258.56万人,同比减少6.2%
 
而随着成本的增长,学生报名数量却并没有增长,也使得新东方的获客成本有所增长。新东方2020年第四财季的获客成本,从上年同期的38.43美元增长至45.46美元,增长了7.03美元,同比增加18.77%,获客程度不尽如人意。
 
以线下教育打出一片江山的新东方,在面对线上教育涌起的风口时,尽管重金砸下,但却有些力不从心。
 
线上步履蹒跚
 
疫情为线上教育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越来越多的玩家想要从在线教育中分得一杯羹。从线下起家的新东方也不例外,但新东方在线的表现却令人担忧。
 
在新东方公布财报之后,新东方在线没过多久就发出了盈利预警的公告。
 
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5月31日止年度(2020财年),新东方在线录得大幅净亏损额,金额在7亿元人民币-8亿元人民币之间;截至2019年5月31日止年度(2019财年)的净亏损额为6400万元人民币。
 
在公告中,新东方在线披露由于发展K-12相关业务的基础设施的长远发展以及扩张,令其销售及营销、研发开支以及营收成本等各项支出出现大幅度的增长。
 
而公告一经发布,资本市场对于新东方在线的热情就有所减少。在7月29日,新东方在线低开将近3%,收盘报跌7.66%。
 
尽管新东方在线在疫情期间股价涨超100%,但是新东方在线能够为新东方贡献的战果依然不足。老对手好未来的线上业务在2020财年营收中占比达到4%,相比2015年第四季度提高了将近20%,而新东方的在线业务在2019财年中,占比仅有4%。
 
而在新东方在线烧钱跑马圈地的时候,却有越来越多的新生代看上了在线教育这一块香饽饽。面对层出不穷的对手,老将新东方的压力与日俱增。
 
对手环伺
 
尽管新东方在教育行业里,依然盘踞了一定的江湖地位。但是不能否认,作为教育龙头的新东方,在科技以及互联网属性较强的在线教育市场中,吸引力并不如其他的竞争对手。
 
新东方的老对手好未来在营收以及净利润规模之上,都居于新东方之下,但是其市值却远高于新东方。目前,好未来的市值为471.1亿美元。
 
新东方创始人俞洪敏也在其自传中,感叹过错失了在线教育市场的机遇,形容新东方的在线业务是“病树前头万木春”。
 
而除了在市值上早已超越新东方的老对手好未来之外,新生代的的后来者,同样给了新东方不小的压力。
 
在亏损成片的在线教育市场里,实现盈利的跟谁学成为了一枝独秀。在7月30日,跟谁学的线上“考研名师公开课”中,其主讲的老师原是新东方的十大演讲师冠军李旭以及新东方的功勋教师唐静。
 
而被称为教育界黄埔军校的新东方,在开展线上教育的紧要关口,面对人才的同样成为问题。尽管疫情加速教育行业洗牌下,新东方作为头部品牌能够得益,但是面对充满着不确定因素的未来,能否跟得上飞速变化的时代,是中年新东方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