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新东方财报:稳中有忧

坐标 : 陕西西安
威望 : 0 积分 : 1020 粉丝 : 0 签到 : 0

(配图来自Canva)
受疫情的冲击,很多上市公司的财报都不好看,对于严重依赖线下的公司而言尤其如此,新东方也不例外。7月28日下午,新东方(NYSE:EDU)公布截至2020年5月31日的2020财年第四财季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
 
财报显示,新东方第四财季总净营收为7.985亿美元,同比下滑5.3%,超出华尔街预计的7.964亿美元。归属于新东方的净利润为1320万美元,同比下滑69.5%。
 
新东方营收表现比外界预想的要好,在疫情影响下,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着实不容易。而新东方之所以营收企稳,主要得益于其力推的OMO模式。尤其是其OMO模式配合上它在K12领域的“双师”模式,使新东方在K12领域增长明显。
 
不过,Q4新东方利润大跌近70%,受损严重,这主要跟疫情的影响分不开。疫情期间线上教学需求爆棚,迫使新东方加大线上教学研发投入和服务器扩容投入,这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其盈利表现。
 
从当前外部的环境来看,疫情仍将长期蔓延,这意味着新东方接下来面临的形势将更为严峻。雪上加霜的是,巨头纷纷入局在线教育,给新东方接下来的发展带来更多挑战。
 
逆势扩张,Q4利润跌7成
 
从披露的财报数据来看,Q4新东方的利润相比去年同期下降近7成,利润下滑主要跟新东方在疫情期间加大投入有关。
 
新东方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5月31日,新东方的学校和学习中心总数达1465家,与去年同期相比净增211家( 2019年同期学习中心的总数为1254家),与上季度相比,Q4新东方教学中心净增49家,其中包含44个学习中心,4所双师模式的学校和一所培训学校。
 
除了投入学习中心建设之外,研发投入也是重点投入领域,这些都一定程度上拖累了其盈利表现。
 
具体来看,疫情发生后,线上需求暴涨引发服务器宕机,迫使新东方增加服务器扩容成本。与此同时,在线系统落后,使得大量用户进来之后,在线学习体验下降,适时增大研发投入也迫在眉睫。如此来看,其净利润下滑也就不难理解。
 
不过为了提升在线用户体验,加大研发投入,付出了利润大幅下滑的代价,却也带来了显而易见的提升效果。
 
同时受益于在线学习体验的提高,新东方K12业务在疫情期间,不但没有下降反而逆势增长,表现亮眼。
 
K12业务表现亮眼
 
作为K12的龙头企业,近年来K12业务对新东方的营收贡献开始飞速上升。疫情期间,新东方中学业务取得约1%的同比增长,少儿业务取得10%的同比增长,相比其他业务,K12教育在疫情期间异常活跃,这也直接带动了新东方的K12业务增长。
 
作为新东方K12业务主阵地的东方优播,在疫情期间,采用线上小班模式,将线下体验店的流量转化为线上直播体验课,其获客成本大幅降低,这极大地带动了新东方K12板块的业务增长。实际上,新东方K12业务迅速发展的背后,也离不开它对“双师”模式的大规模应用。
 
在“双师”模式下,东方优播将北京的师资力量借助互联网技术辐射到三四线城市,有效的解决了师资力量地域差异的问题。同时,借助三四线城市教培机构相对分散、师资力量不强的弱点,进一步将力量下沉,从而挖掘三四线城市的增量红利,这对于机构和用户而言,是个双赢的事情。
 
因此,为推进“双师”模式,新东方在Q4新建了四座新的双师培训学校,用以应对急剧扩张的K12教育领域的教学。
 
除了“双师”模式,推动免费课拉新也是新东方的一大法宝。疫情期间,新东方发放超过1000万份公益课,这些免费课程带来了大量学员的涌入,推动新东方用户的急速增长。
 
为了进一步推动其K12业务的发展,新东方还进行了系统的品牌资源整合,同时针对K12领域获客难的问题,还进一步推进其OMO模式,加速其拓展线上线下模式融合的步伐。客观上OMO模式也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新东方教学的平稳运行。
 
OMO模式起了大作用
 
疫情发生后,新东方迅速将原有的90%以上的地面业务,迅速转移到线上,实现了数以百万计的学员大迁徙。完成这一切,靠的正是其试水两年的OMO模式。
 
OMO模式最早应用于北京,经过两年的试运行,目前已经相对成熟。按照预计,今后几年这套模式将会在各大城市进行推广。
 
按照俞敏洪对OMO模式的理解:“OMO本质在Merge(即融合)上,线上、线下无缝衔接,才是真正的融合。”换言之,OMO模式真正的价值在于实现教学在时间、空间、内容等多方面全方位的结合。如果线上课程教学在这些方面跟不上,就会很影响学员学习效果。
 
“疫情给大家上了一课,让人们意识到,线下教学交流的效果是线上无法取代的。”新东方高管刘烁表示。
 
实际上,疫情期间新东方在提升线上教学体验的同时,也在加速线下机构的扩张。2020年第四财季,新东方的教学中心和学校总数都在增加,尤其是其线下学校总数新增了5个,为2019年以来最大单季度增长。
 
新东方推行的OMO模式,在疫情期间,使得新东方学员的退费率降到了最低,极大的保障了新东方在疫情期间的平稳增长。
 
俞敏洪在财报发出后表示,“新东方自主研发的OMO系统将课程转移到了小型在线直播课程上,(促使)退班率逐渐趋于稳定并回到正常水平。此外,在新东方冬季班续春季班以及春季班续夏季班的留存比率均高于去年同期,这也反映了新东方OMO系统在线课程得到了学生的认可和欢迎。”
 
由此可见,疫情期间OMO模式的确对新东方起到了稳住阵脚的重要作用。
 
后疫情时代不容乐观
 
从目前的成绩来看,疫情期间新东方的总体表现还算顺利。但从长远来看,新东方面临的外部挑战依旧不小。
 
首先,从全球疫情蔓延的情况来看,新东方面临的外部环境依旧不容乐观。目前为止,全球范围内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已经远远超过1600万例,其中美国已经超过400万例。由此可见,国外疫情的高发期仍没有过去,这对受疫情影响承压的留学业务而言,并不是个好消息。此前受疫情影响,新东方海外留学考试准备业务量,在第4季同比下降约52%,直接腰斩。
 
其次,巨头在线上教育领域加速跑马圈地,这必然使得新东方面临的外部压力徒然增大。今年以来,字节跳动就宣布在教育领域投入巨资,同时计划招聘一万人的教育团队,加速变革教育行业;猿辅导、作业帮等有腾讯、百度加持,也在陆续进入新东方的地盘;此外,老对手好未来与新东方的角力仍在继续。
 
这些因素都说明,新东方接下来面临的形势并不乐观。毕竟,巨头角力凭的是综合实力,这意味着刚刚在疫情下稳住阵脚的新东方,又将被迫重上火线。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